護士與男牙醫共浴裸湯

高雄葉姓男子去年七月在家中電腦找資料時,看到當護士的妻子與任職診所的尤姓牙醫師裸體泡湯合照,又陸續翻查到尤男裸照、情書、購買驗孕筆的發票,葉男憤而提告通姦。

高雄地檢署認為,照片只能證明兩人關係曖昧,無法證明有通姦等性行為,處分不起訴。提告的葉姓男子昨表示,至今無法忘記看到照片的震驚。「一般人看到兩個已婚男女一起裸身泡湯的照片,會認為他們只是曖昧嗎?檢察官沒有幫我主持正義!」
葉妻(三十五歲)擔任護士多年,去年葉男認為妻子工作辛苦,鼓勵她換一個待遇較佳的工作,葉妻因此轉到尤姓牙醫師的診所工作。

葉男說,妻子換工作後,變得形跡可疑,令他心生懷疑。
去年七月九日,葉男在家中察看電腦檔案,居然看到漂亮的老婆與診所尤姓牙醫師(四十二歲)一起泡湯的親密裸照,進一步搜尋還看到兩人往來的電子郵件和情書,甚至還有尤男自拍露三點的裸照、酒店發票、購買驗孕棒發票以及記載兩人交往的行事曆等。

葉男拿著照片興師問罪,卻換來妻子「我們只是好朋友,北上出差時一起泡湯」的答案,葉男雖氣憤卻也莫可奈何。
後來有友人建議,可拿這些證據控告通姦。葉男因此持蒐集到的照片、發票提告。
檢方偵查時,葉妻和尤姓牙醫師僅承認一起泡湯,否認共宿也未發生性關係。後來葉男對妻子撤告,但堅持對第三者提告。
檢方認為,裸體泡湯照片只能證明兩人曾一起泡湯,情書、電子郵件只能證明兩人關係曖昧,並非單純同事朋友關係。
至於行事曆、發票、信用卡簽單等物,也只能證明葉妻曾出入酒店或購買驗孕棒。

檢方認為,葉男沒提出兩人發生性行為的確切時間、地點和證據,僅是個人主觀懷疑兩人通姦,根據「罪疑唯輕」的原則,
以不能證明兩人有性器結合的姦淫行為,將尤男處分不起訴。
律師蔡明哲建議,雖然通姦無法成罪,但被戴綠帽的一方仍可循民事賠償途徑討公道,兩人裸體泡湯通常會被認為已侵犯配偶基本權利,法官判賠精神慰撫金的可能性極高。
律師許乃丹指出,《刑法》通姦罪構成要件,簡單說就是「性器接合、體液交流」八個字,亦即須有男女性器官接合的行為才會成立,審判實務上大多以此做為有無通姦的標準。
律師丁昱仁也說,本案男女全裸共浴的照片或鹹濕情書,都很難證明雙方有性器接合,檢察官認為不構成通姦,是可預期的結果。

律師許乃丹說,曾有捉姦案當事人委託徵信社破門而入,拍到配偶跟第三者脫得精光躺在床上同蓋一被,怒告兩人通姦,
但案子到了法院還是判無罪,原因就是沒找到足以證明兩人性器接合的證據,通常最直接的性交事證,就是沾有雙方體液的衛生紙,因此捉姦現場總會看到有人翻垃圾桶,找使用過的衛生紙。

律師丁昱仁則說連口交、肛交都不算性器接合,檢方的不起訴是基於無罪推定原則,要成立通姦,必須要找到直接證據證明有性器官接觸,否則就得有充分的間接證據,本案顯然沒有直接證據,其他間接證據也不足以讓檢方形成有通姦事實的心證,不起訴也就不令人意外。

本篇發表於 外遇抓姦, 熱門新聞 並標籤為 , , , , , 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